高冷文学解惑会

看明白再去睡

借东西的小人儿

我打算,娶麦麦

Max:

小人儿眉眼小小,手脚小小。


小人儿站在杯里,只及杯子一半高。


小人儿一身灰色及地长袍,一头黑色长发。


虽然这长袍只有一截小拇指长,长发更是只有指甲盖那么长。


气势却很汹汹。


“你!当做没看见过我!放我出去!”


看见对方没有回答,还饶有兴致地盯着自己,小人儿深吸一口气,手上比划了几下,一团小棉花似的东西从他小小白白的手指上团簇起来,然后随着手势变化,快速飞向小人儿面前的人身上。


他用手指抹掉小棉花,仔细看了看,舔一下,入口即化,砂糖。


“你是什么东西?怎么这样小?”他问道。


小人儿涨红了脸,气得要命——“你才是东西!大东西!放我出去!”


他今天起来,喝完水的玻璃杯放在窗旁,不知什么时候,就落进了这样一个小人儿。


他不急不忙地坐下,倾身过去,问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小人儿气呼呼地回道,“要你管!快放我出去!大东西!”


他感到好笑,大东西竟成了自己的代名词,“我不是大东西,我叫王俊凯,小东西,你叫什么?”


这绝对是刺探!


小人儿才不会乖乖投诚,他哼哧哼哧往上跳了几次,发现手还是够不着杯口,正准备脱下灰色长袍试试,却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着面前一张饶有兴致的“大脸”,吼道,“转过去!不许看!”


王俊凯没有回应,却抬起手来,将小人儿从杯子里捞了出来,“不用跳了,你要回去,我送你。”


小人儿谨慎地摆摆手,“不要你送……你放开我就好……”


气势瞬间少了一大半。


王俊凯也不生气,缓缓蹲下,手背贴着地板,“呐,走吧。”


小人儿试探着走了几步,回头警戒,大东西已经起身,拿起一本书翻动起来,没有要反悔的意思。


小人儿眼珠子咕噜转了几下,跑得飞快,钻进一道地板裂缝里,空气中只余下他的一句——“我叫源!”


王俊凯的眼神丝毫不在纸上,嘴角一弯,“源儿。”


源是借物族仅存的几个人之一,之所以还存活着,是因为在十几年前,他的父母就已经找到这栋远离繁华的山野大房子,并且在房子底下建造起属于自己的小房子。


由于这座房子地处半山腰,树丛环绕,地势比较高,雨水进不来,主人又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奶奶,耳不聪目不明,使得源一家人在房子底下住得特别好。


可是今天出现了!


阿爸口中的年轻人!


大东西!


阿爸说年轻人都是坏蛋,他们只要一看见有借物族的存在,就会将借物族的人抓起来,把借物族的房子拆掉,毁掉借物族的一切。


源一路跑回藏在人类老奶奶床底木板下的家,关上门,喘着粗气对一脸惊愕的妈妈说道,“阿妈……我碰到……碰到人类了!”


人类对阿妈来说,只是房顶的那个老奶奶,她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一辈子都住在地底,用阿爸借来的东西心灵手巧地让家里人过着满足的生活。


听见源的话,阿妈平复下惊愕的表情,笑道,“老奶奶又不会发现我们,再说了,她腿脚不方便,找不到我们的。”


源猛烈摇头,“不是!不是老奶奶!是人!年轻人!很高的年轻人!”


阿妈拿着花瓶的手一抖,啪叽一声,吓醒了在床上休息的阿爸。


两个人听源解释过后,立刻开始收拾东西要走。


源却有些迟疑了。


他从小到大都住在这里,这里的一切都对他这么熟悉,这里就是他的家,他温暖的精致的无法复制的家。


他不想走。


被人类发现的第一反应,为什么是离开呢。


再说了,现在的他学习了法术,就算人类想对他干什么,他也可以用法术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可阿爸阿妈连辩论的机会都不给他,强行把一包最轻的东西给他背上后,拄着棍子,拣了最安静的路,趁夜出逃。


阿爸早就勘探过这房子的构造,一路带着他们朝最后的出口跑去,还没来得及刹车,三个人撞作一团。


源抬头朝前看去,被他爸小心拖向一旁。


月光下,围墙角落,小小的老鼠洞里,一只老鼠正摇晃着身躯,往洞里钻去。


老鼠和人类一样可怕。


不论怎样的老鼠,遇上借物族,都是张口就咬。


源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静谧的夜晚突然响起一声声嘶鸣,像是猫头鹰,老鼠听见这声音,探出头小心打量着四周。


王俊凯吃过晚饭,想帮外婆洗碗,外婆不让,只好跟在她身旁,陪洗碗的外婆说说话。


“外婆,你相信世界上有拇指大小的人吗?”


“啊,你说借物族吗?”


“什么借物族?”


“借物族,也就是小人族,和我们人类生活在一起,他们太小了,没有办法独立生存,常常会到我们这里借东西,吃的用的,我们人类手里的一点点,他们可以用很久。”


“外婆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因为我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在这所房子里见过他们。”


“他们来借什么?”


“借一块布,掉在地上,我妈妈让我回房间打扫,那个年轻的借物族就在把东西往床底下拖。”


“哈哈。”


“从前他们是很多的,我常常在深夜睡不着的时候听见他们出来借东西,有的借物族会小声哼唱着歌谣拖着吃的回家。”


“他们唱什么歌?”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也不能清楚,他们一旦被人类发现,就要搬家了。”


“啊?”


“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外婆,我,我回房间去了!”


房间里自然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王俊凯打开大门,沿着围墙弯腰逡巡搜索着,什么也没发现,只看到一只老鼠飞快逃窜的身影。


现在才知道,他肯定已经跑了。


不知道他要跑到哪里去,这座山里没有几户人家,也没有几栋这样好的房子藏得住他。


“源,你要好好的,别被人发现了。”


老鼠被人类吓跑了。


阿爸牵着阿妈拖着源一路往外跑,源回头去看,人类的拖鞋透过围墙的缝隙还在那里,人类的声音跟着风传进他的耳朵里。


可是没有留下来的可能。


阿爸很快找到一栋新房子,没有人住,虽然也没什么吃的可以借,但好歹可以落脚,收拾收拾东西,接着寻找更好的地方。


阿妈生起火来,摸摸源的手,让他靠近自己,“怎么冷成这个样子?”


源却突然想到,被人类捞出玻璃杯时,摸到的手,温暖,轻柔。


“想什么呢?”阿爸添了柴,看向源。


“阿爸,那个人类放了我,还帮我们赶走老鼠,他不是坏人。”


阿爸叹了口气,摸摸源,“人类本身就是坏的,他放了你,也许是想找到我们的家,找到我和你阿妈,他帮我们赶走老鼠,只是碰巧而已,他想抓我们,你不要被他最后一句话给迷惑了,人类都是坏人,要不然我们借物族怎么会沦落到只能活在他们脚下?你还小,没有经历过,我见过好多人类,抓走你的叔叔伯伯,再也没有放回来过。”


阿妈附和了一两句,让源别想了。


春风轻柔拂过大地,阿妈的花茶喝完,需要花露。


源自告奋勇,要去采摘。


行走在花丛之下,避过好几只好奇的蟋蟀,再用砂糖打退两条摇头晃脑的蚯蚓,终于爬上一根笔直的花茎。


气喘吁吁地坐在花瓣上休息,唱起最爱的歌谣,关于春天,关于花朵,和爱情。


借物族天生喜欢唱歌舞蹈。


源挥舞起灰色的及地长袍,黑色长发随风飞扬,幸而花瓣厚实,不至于承载不住他而摇晃,从而不至于毁了源难得一唱的歌谣。


一曲高歌之后,源向这自然鞠躬还礼,感谢所有听他唱歌的听众。


然后他看见头顶飞过一只纸飞机,一只又一只。


纸飞机飞来的方向,是山顶。


源取了花露装满小壶,伸手拉住一只快要路过的纸飞机,往上一跃,纸飞机突然受了这突如其来的一跃,差点坠机,摇摇晃晃地提前着了地。


源享受过飞翔的感觉后躺在纸飞机上不想离开,小憩了一会儿后才起身,打算告别。


折了很多纸飞机,写了很多东西,飞了两三天。


王俊凯觉得自己像是傻子。


人家还不一定能看懂呢。


可他没有别的办法,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一个办法,来找他。


小家伙现在在哪里,好不好,是不是还那么活蹦乱跳,气势汹汹。


“喂——”


不知道哪里有个声音。


王俊凯四处看去,却什么都没找到。


“喂,大东西!”那个声音再度响起,“在你左边!马鞍草下面!”


马鞍草下,一个灰色的身影蹦蹦跳跳地,面前是一堆白色砂糖,“打你好多次了你都感觉不到!”


王俊凯蹲下身来,“你……你怎么来了?”


源歪头看他,“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王俊凯不好意思了,不敢看他。


“你写的我看到了,我很好,搬家嘛,没什么。”


“不能回来吗?”


“回来?”


“回来,和我做朋友。”


源摇摇头,“不能,被发现了就不能留下。”


“那你现在,搬到哪里了?”


“这个,”源摇摇头,“也不能告诉你。”


年轻的男孩没再问了,他从怀里摸出一条小小的东西,挂在小小的人儿脖子上,“送给你”


网上订购的芭比娃娃。


取下的项链。


一条小兔子项链。


源非常嫌弃地看着兔子项链,“你不知道兔子很凶吗?”


“有你凶?”


两个人一同笑出声来。


王俊凯每天都会去山顶,春天的风不算刺骨,却渐渐拖垮了他本来就不算好的身体。


等源发现王俊凯没有如约而至的那天,他的大东西已经昏沉在床上,起不来了。


城里的医生在赶来的路上。


源在赶过去的路上。


王俊凯昏沉在梦里,察觉不到胸口的痛,察觉不到喉咙在咳,轻轻呼唤着梦里那个灰色的影子。


一个月后,源和阿妈打了招呼,出门去借东西。


出了门却改变路线,到了老奶奶的房间,躲在窗沿后。


老奶奶床前的柜子上摆着一张硕大的照片,照片里年轻的男孩笑得腼腆阳光,好像下一秒就会开口,叫他源儿。



评论
热度(313)
© 高冷文学解惑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