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文学解惑会

看明白再去睡

To葵

BaekDan:

在没有旧歌可以听的晚上,王源时常怀念夏日。


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升降电梯全是浓厚的暮光。他年纪轻轻,才十六岁,却被这样红的颜色迷住了眼睛,一瞬间竟然移不开。


那短短的一瞬间他想起一个片段,然后因为这个片段回想起了被他遗忘很久的某种感觉。彼时的一个夏天,阳光炎热,天上几乎看不见云,一水的蓝,地上也蓝汪汪盈着一池子水。他当时手里揣了一把水枪,笑开了,眼睛眯着,嘴大咧,这是三条明朗的夏日线。


这个片段当然不止他一个,还有另外一个人湿淋淋得像刚在水中滚过一圈,他也在大笑,垂着头,就以这样离他不前也不后的亲密卡在他记忆里,久无联络,突然在此时此刻被王源回想起来。


 


 


以上是我准备写的短篇开头,给你写的生贺开头。然后一个小时一个字没有再继续,颗粒无收,转念一想,不如就此打住,写写别的也是真情实感。


我们认识挺久了,之前也有在这个号说过,2014年我还没写几篇凯源,留意的几个ID里就有你。后来你来微博,我那小破号才几个粉丝,我记得你也是用的小号关注的我,但我偶然一次还看到了你的大号,漂亮得闪闪发光的女孩子。


然后就理所应当熟悉了,这世上没有一见就起意的缘分,宿命说白了只是好听而已,我们的缘分是因为我也有偏心。


之后2015,2016,到现在2017,上次零零碎碎在见面之前也提过几次,在这个号发了,又发给你看,结果你说你记得那么多啊,当时有点噎得慌。


我们那天见面的时候,我打车过去,路上有点堵车,当时怕赶不上,还做好了待会跳车出去狂奔的准备。幸好幸好,最后我还是早到了,在大厅里盲目地转悠,心跳得厉害,然后你发微信说我到了。


我走过去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是你吗。


事后想想也是很傻。


电影要开场了,我陪你去买喝的,你在电梯上站着,比我矮两格,说你很紧张。我说你第一次面基吗,你说不是啊,然后头偏了下,说可是你不一样嘛。


等进厅的时候人电影已经开始,我们看的是你的名字。半个月前定好的时候还互相开玩笑,说据说电影看完两个直男都会去领结婚证。看完以后去吃了饭,我点酒的时候你还说666。吃完以后帮你举着镜子,看你涂口红。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干了很多事,这个印象最深刻。


大街上你开小圆导航,义正言辞说你可会看路了,结果刚转身我看了下地图说不是那边吗走反了,你立马破功,笑得像个小白痴。


我们沿着马路慢慢溜达,听你用四川话打电话,一直听不太懂的所以没啥感觉,那一刻却觉得仿佛安全的乡音。过了天桥,吃了甜点,跟你一块看你老公,发现你喜欢把耳机音量开到好大。


然后一块去电玩城打电动,看你熟门熟路换了好多游戏币,抓娃娃,转了一圈还是只有粉色裙的小熊最可爱。双人一起打的时候我老是慢十拍,反应不过来投币,也反应不过来杀敌,你说奇怪念书厉害脑子不是也应该聪明吗。


等到要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坐BRT之前在天桥上,还发生过好笑的对话,但记得比较模糊,好像是你得意洋洋说我有公交卡哦,我说我也有,你反驳我这样就不好玩了,要用很惊讶的语气说哇那我没有,我心想傻了吧唧我拒绝,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照做了,尽管窘得要死。


结果说了你还说我好假- -


下BRT以后你说下次见,拜拜。


我下去以后走了几步,想起来今天仿佛是和人牵手最多的一天。走快一点,你说等等我啊,晃荡的双手一直没松开。


 


我们一整个冬天,好像也就见过两次,这是第一次。我冬天很不喜欢出门,再加上研究生第一学期,负担很大,闲下来就只想好好躺一天。你之前还说过,反正你来了成都也跟没来一个样。我又不傻,当然知道很久不联系很久不见面你会闹脾气。


 


第二次去见你,是要去拿耳钉。那天超级冷,在室外要完全冻麻木。我照着你家的定位走了点路,最后才摸到正门。等进去以后又进错楼,电梯里手机已经没电了,又问了几个打太极的老婆婆才知道正确的路。


 


现在葵葵在我脑子里不是一个JPG了,因为有那两次见面的记忆鲜活着。在没见面之前,我知道你养蜘蛛,穿小裙子,会缝纫,去学琴,手机语言用的日语,差点爱上楼下卖烧烤的小哥,能吃,不定期删票圈删到只留分享的歌。我想我还是很喜欢你,对你的喜欢依旧是绝对的、不理性的。我看那么书,学那么多理论和方法,只为了人生的逻辑可以更加完整,不露破绽,可是我却在葵葵这里每次都不理性,都不讲道理,我的逻辑也总在打脸,破绽百出。


很早之前我刚认识你,还是把这些我早就学会的规则、逻辑、理论摆在前面,这是我的价值观。人和人之间交往,总以为深入了解,但不过是幻觉。彼此的误读会有许多,然而这并不妨碍我日复一日还是觉得你哪里都好,我哪里都喜欢。所以我将我的规则、逻辑、理论这些价值观摆在你身后,我愿意成为一个不怎么理性的人。


不讲道理如果是为了喜欢的人,那也是一种道理。


祝葵葵生日快乐,永远开心,一辈子都没什么烦恼,想要的全部都实现。




2017.3.26  ZYD

评论
热度(251)
© 高冷文学解惑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