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文学解惑会

看明白再去睡

没有后续

哈哈我喜欢

Ms HighCold:

王源是个很皮的小孩,治他光用嘴巴已经不奏效了,还要身体力行。王源也是个很狡猾的小孩,床上的他很乖很顺从,但凡他把平日作威作福的做派带上床,哪怕是一点,王俊凯都不会如此苦恼。
看完话剧的王俊凯一回家就看到王源在用他那台电脑打游戏,他的电脑是开学前几天才装好的,差一块两万的东西被王俊凯硬说是一万多,王源在一旁皮笑肉不笑地腹诽他可真会避重就轻,一回家就将机器占为己有。反正王俊凯也没时间玩。
王俊凯唠叨王源也要高考了,王源说他也可以三个月补出一本线,王俊凯不是说他不如自己聪明,他还不是担心,可惜他的担心并没什么立场。自从王源十五那天开始,王俊凯就发现了小孩在以一个他不愿面对的方式成长,他以前私下会王源儿王源儿的叫,现在就是幺儿,宝儿,跟宝贝儿。
好像这样叫多了,王源就真会如他所愿的不要长大,一直无忧无虑。
王俊凯叮嘱他早点休息后就上楼洗澡了,这房子是最近换的,他终于成年了,做的第一个大决定就是搬家,把王源搬到自己身边,美其名曰,辅导功课。
可是去你的吧,王源努嘴,却还是选了个黄道吉日居家迁居,住进了王俊凯的公寓。
人们常说未来无限可能性,王源对这话深有体会。他十二岁时觉得自己最辉煌的日子是跟王俊凯出重庆到首都住如家参加歌唱比赛,即便没拿名次。
而他现在刚过十七岁,辉煌岁月包括联合国时代周刊万人体育场跟全网流量代表,那个跟他一起灰头土脸的小男孩,如今是北影大一新生,上半年还在筹划在三环内倾家荡产买个房,可惜社保跟税没交够时限,如今只能靠租的弄了个复式。
辉煌的定义可以随着年龄跟心态变化,但那种打开世界的感觉却又让王源一次次温故而知新。
比如今晚他的辉煌是kill 7,没有用外挂,也幸运的没遇上外挂。他喜滋滋地上楼了,王俊凯洗好澡了正坐在床上看手机,王源凑过去问他在看什么,王俊凯头没抬,手机也没收,说团队在考虑发不发话剧的通告。
“我觉得没必要。”
“你要是发,那我下回钓鱼也去发。”
王俊凯听后噗嗤笑了,他伸手抱住王源,王源抚摸着他带着水汽的皮肤,从脖子划到腰窝,他问,“你的花到底要怎么养?我倒了营养粉,但还是死了。”
“玫瑰本来就容易谢,加上屋里开着暖气,你喜欢我再订,枯了就丢掉。”
王俊凯见王源瘪嘴,笑道,“你还舍不得了?”
“好贵。”
“我有代言的免费额度。”
“你打算十一月都用完啊?”
“嗯。”王俊凯重新低下头聊微信,半晌才再次开口,“情人节也不知道去你在哪里。”
“那会儿春节,你说呢。”
“不知道。”王俊凯抬起头,靠在王源怀里,隔着衣服亲吻着他的胸口,成长的代价是未来的直白跟无奈,渐渐的身不由己跟未知不确定,他们不再是小时候,拥有彼此无坚不摧,这是优势也是劣势。如今他们终于各迈一步,在看似互不干预的领域一点点打造根基企图站稳脚跟。
先有个人工作室的公开,后有进入大学接受系统下的学习,王俊凯在艺人这条路上的清晰的定位。他要做演员一事与王源聊过多次,王源那会儿笑他先把在片场的胆怯收起来再说走演技派的事,一晃两人都合作拍过好几部片子了,王俊凯的进步有目共睹,假以时日,必会成为一个好演员。他的路线清晰明了,一眼就明,而王源连高考的边儿都没够上,在那时颇让人摸不到头脑。有人觉得他有灵性,该演戏,有人觉得他嗓音好听,不唱可惜。人们对他有各种各样的期许,这点在范冰冰的工作室给他收集生日留言时就被发现了,“所以你比较想做什么?”
有天宣传的小姐姐问他,王源沉思了一会儿,下一句话却是,“强哥,我的蛋卷呢!”
同样的话李冰冰工作室的人也问过王俊凯,他们不是关心,是提防。
“路线一样总是不利于你的,尤其是现在的你们还在同一个组合。”
王俊凯扯了下嘴角,说,“我不清楚,他做什么都很好。”
那会儿两人还没搬到一起,就是晚上才有时间发微信。王源去见了编曲老师,《十七》那首歌初具雏形,王俊凯要听,王源不给,他说王俊凯会给他泄歌的,王俊凯问他怎么泄,泄给谁,王源嘟囔了句谁知道。他莫名其妙哼出来的次数还少吗。
“那歌词给我看看呢?”
王源起初也是不肯,王俊凯软磨硬泡,看完后沉默良久,只吐出句,“王源儿……我很想你。”


评论
热度(1235)
© 高冷文学解惑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