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文学解惑会

看明白再去睡

推心置腹(8)

啊啊啊啊啊啊啊先啊了再说

Ms HighCold:

8.




看王俊凯的态度,估计是对自己这首生日歌不满意了。王俊凯什么东西都不缺,也不图自己这份礼,但他准备得不得心意又没有后备选项就是他的不对了。王源这回连卧房都没让进,站在门口徘徊半天还是没敲下门。


说什么呢?


阿姨跟管家都去睡了,只留了一楼的一盏廊灯。王俊凯住的这地儿叫怡园,是城市中一处人造山林,房子跟房子之间都隔着一层层的树,互不影响。车出去便是繁华都市,是真正的闹中取静。这里平时就没什么响动,到了晚上更是连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到。王源站在二楼望一楼,在昏暗的灯光下把这空荡荡的屋子看了个遍,最后只能拿出手机问刘微微,有什么能讨好老板的方法。


刘微微都快睡了,看到王源的信息,说这会儿才问不会太晚吗,二十一号都要过了。王源说这不是还有二十二吗,王俊凯心善,看到诚意就行。刘微微还没嫁人,就算有一百零一种方法,都不可能告诉王源。她说王源这话应该问前辈,王源看到这句废话,气的把刘微微直接拉黑了。


我要是有前辈我还问你吗。


王源的脾气本就没有多好,给人添堵时都是笑眯眯的,弄得窝火,还不能伸手去打笑脸人。王俊凯要不然念着这几年没屁用的情谊,早把王源从怡园赶出去了。王源对住不住在怡园也没什么所谓,早年被徐太宇骗的还真以为王俊凯会被他丢给别人,现在是看来了,跟谁不是跟。他性格是冲,对外好歹能收敛点,面对王俊凯时也会忍,然后张口闭口“您”来“您”去,但这回说“您”,真不是故意惹他。


是胆怯,一个不小心就用了敬语。


他之前没转过来这个弯儿,这回想清楚了再去解释,王俊凯大概不买账。王源的两腿都要站麻了还没想好讨好王俊凯的方法,楼下的钟轻轻敲了下,已经午夜了,王俊凯这个生日算是过了。


王源没睡好,一睁眼才五点,他本想翻过身继续睡,一想不对,换了长衣长裤跑去王俊凯卧室门口坐着。


王俊凯的生物钟是雷打不动的六点半起,管家上来敲门,问王俊凯要茶还是咖啡。他见王源坐在外面,顿了下步子。王源向他比了个嘘,管家会意。既然王源不在,那伺候穿衣的就是他了。管家留了门,王俊凯坐在床边往外一望就看到了一双并在一起的裸脚。


“外面是谁?”


“小源先生。”


“坐多久了?”


“不知道,我来时就已经在那儿了。”


王俊凯换衣服的动作停了,他拂开对方递来衣服的手,让管家东西放一边。


现在可是不得了,越来越会装可怜了。王俊凯走到王源身边,踢了踢他的腿,问:“一大早上在我这儿干嘛?”


王源委委屈屈地仰头望向王俊凯,王俊凯到底是喜欢王源的脸,叹了口气,说:“跟我进屋。”王源忙爬起身,没走两步停了下来,王俊凯不耐烦,问:“又怎么了?”


“屁股疼。坐太久了。”




王俊凯没下楼,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了床上。王源躺在他身边,问:“你不去公司了呀?”


王俊凯没看他,继续盯着手里的文件,顺了顺王源的头发,说:“晚点再去。”


王源喜滋滋地抱住王俊凯的腰,就听王俊凯又说:“下回别耍小聪明。还有……”他的手摸到王源的背,“这么冰,真生病了耽误了工作,谁负责?”


王源哦了声,也不知听没听进去。王俊凯看他睡了才放下文件,他捏了捏鼻梁,心想道之前徐太宇来这儿跟他说的那句:“你这人生太无趣了。”


王俊凯想想也是挺无趣的,但是有趣的人生很累啊。不是吗。



评论
热度(441)
© 高冷文学解惑会 | Powered by LOFTER